○ ○ ○ ○ ○ ○ ○ ○ ○ ○


一郎與酒

一郎與酒
  出生在中部的一郎,早年沒讀過多少書因此工作難找,他有一

個哥哥前往南部山區工作,幾年後一郎也跟著哥哥到南部山區打

工。山區裡住了很多原住民,因此過沒幾年時間,一郎不但變成無

日不醉而且三餐非酒不下飯。就在山區的這段時間裡一郎認識了一

個原住民女孩而給了原住民當了女婿。此後一郎的酒執照便掛得更

正式了。

  幾年後夫妻倆生了一個酷似原住民長相的小壯丁名叫黑仔。就

當黑仔剛要上小學的年紀時,有一天一郎因為多喝了兩杯而將機車

從山路上騎下山谷裡去了。當被村人發現送醫急救,雖能挽回一條

寶貴的生命但也去了半條命而腿跛嘴斜的。因為再也無法工作而使

得原住民妻子受不了窮困又孤寂而跟人跑了。後來雖然辦了離婚但

此事使得原本住在那位原住民老婆娘家的一郎頓時變成了一無所

有,一郎就在走投無路之下只好帶著僅剩的兒子黑仔回到中部投靠

另一位兄長。但是一郎的這位兄長原本就有四個子女要養因此經濟

條件也不是很好,也沒多餘的住所可提供給這位弟弟當住處,只好

求助於當地鄰人鄉伸善士共同伸出援手。不出多日便由當地頭人出

面募集了些許銀兩,再由一郎的哥哥提供住處旁一塊無用十數坪的

崎零地,就這樣蓋起了一間簡陋的矮房暫時棲身,再買來一部由機

車改裝的機動三輪車用以代步。

  有了棲身之地的一郎慢慢的也經人介紹前往附近工廠擔任一份

動手不需動腳的作業員,薪水雖然不高但父子倆生活開銷卻也免強

可以應付,加上住處附近都是傳統淳樸的莊稼人,原本就蠻俱有愛

心的時常會伸出各類援手,更使得一郎父子的生活雖不富裕但也無

所掛慮。但生活較為穩定後的一郎,又因為長時間的孤寂又開始喝

上兩杯了,漸漸的酒友增加之後又常有醉態出現,偶而也可看見他

那輛機動三輪車栽進泥田裡而人見人影,原來是自己爬起來但卻拉

不動三輪機車而自行走路回家了,或是半路趴在機車龍頭上睡著的

情形,還好的事是從沒見他上班未到或者藉酒鬧事的情況。可是此

種行為看在一郎那漸漸成長的兒子黑仔的眼裡可是一件學習的很好

教材,而慢慢也跟上老爸的腳步偶爾也會喝上兩杯。

  當一郎的兒子黑仔讀完國中便因為原本就沒興趣讀書加上老爸

一郎本身也不鼓勵黑仔再升學,而讓黑仔早早便外出求發展。黑仔

自從外出打工開始,也跟上了老爸的興趣沒事就喝上兩杯,其間當

然如黑仔自己所說的,不好意思常讓同事朋友請客因此偶爾也需要

付幾次酒帳,以致外出工作了十多年的黑仔自然從未能拿一毛錢孝

敬守在家裡的老爸,而一郎也因為自己也愛喝兩杯因此也沒有理由

叫兒子少喝點而能夠存點積蓄。

  再過了十數年時間一郎也已從工廠領到些許退休金加上勞保局

的退休金,而退休準備回家享清福了,但眼見兒子黑仔已年近三十

的年紀,不單是月光一族且連一個女朋友也沒交往過,這使得一郎

內心總不免產生一種缺憾的感覺。黑仔此時更向老爸聲稱沒有穩定

的工作也沒有存款如何成家,而要了一郎一些本錢便創業做起生意

來了。不知是景氣不好的關係或者是有那個關節出了問題,而讓黑

仔一次又一次的失敗,沒幾年間便把一郎的退休金給花得差不多

了,卻還一樣生意也沒做起來,且還連一次戀愛也沒談過。後來一

郎看同庄鄰人阿明娶回越籍新娘便前往委托該越籍新娘連繫娘家人

介紹,再由一郎花掉最後的一筆存款給兒子黑仔前往越南娶回一位

名叫美麗的越南美嬌娘。

  此事看在一郎眼裡,雖然退休金全沒了但兒子黑仔能娶到媳婦

成家,如此可了卻自己的心願與責任自也值得安慰。黑仔結婚後他

那越籍媳婦確也很懂得盡媳婦的責任孝敬這位公公。只是此時一郎

卻因為年紀有點大了身體已有部份機能不太靈光也不大受控制,加

上每日必醉之醉態不佳,因此常見來不及進廁便隨地便溺。初期媳

婦尚還盡心盡力的服侍著,但久之便生厭惡之心,加上生活環境每

況愈下,又連續增添了兩名小壯丁而更顯日子難以為繼了。只好找

來越南娘家的母親前來幫忙照顧兩個兒子而自己再外出工廠上班,

賺些微薄工資。

  初期外出上班的美麗當然非常認真工作,因為丈夫黑仔平日所

賺的薪水扣除了自己的酒帳外便所剩無幾,因此美麗如不認真點兩

個孩子的奶粉錢便會沒有著落。不知是因為社會景氣的關係或者是

黑仔個性使然,黑仔的工作漸漸的又愈來愈不穩定了,因此拿回給

美麗的家用也由原本的少又更少了。就如美麗所說的,黑仔原本要

請丈母娘自越南來台之前是答應丈母娘說每個月要給丈母娘五仟塊

錢的,因為丈母娘原本在越南是有工作的,如果來台後沒了收入怎

過活。但黑仔卻在丈母娘來台之後美麗要向黑仔拿那五仟塊生活補

貼後,黑仔竟說五仟塊是越幣非台幣。天啊在越南五仟塊越幣是買

不到一條魚的。但那黑仔的丈母娘認命的說,雖然已誤上賊船但愛

烏及屋,看著女兒的情況還是留下來帶外孫。

  再來黑仔酒避也愈來愈不佳了。久之使得美麗在下了班也不急

著趕回家而把留在工廠的時間拉長。久之便受不了年青男同事的甜

言引誘及柔性身段而喜歡上一個住在工廠宿舍裡的一位外地男同

事。自此美麗便常藉故加班而外出約會。此事就在有一次半夜的電

話熱線中被黑仔逮個正著,而大發雷霆的黑仔就在盛怒之下出手把

美麗給重重的打了一頓,就連勸架的丈母娘也打了下去。隔日天尚

未亮美麗便傷心的帶著小兒子離家,連她母親也不知她的去向便緊

張的報了案,當警察前來瞭解後赫然發現黑仔的這位越籍丈母娘是

個愈期居留的,便將她給遣送回國了。又黑仔父子對於美麗的外遇

情事無法原諒,加上美麗對於丈夫黑仔的打罵行為及不負責任的態

度也寒了心,因此便帶著小兒子離家投靠在情人的懷抱裡另組家庭

去了。黑仔也因為忍不下這口氣家上一郎爸爸攢聲而決心不要這個

老婆也就辦了離婚手續,孩子大的留給自己帶而小的因還要喝奶便

讓美麗給帶走了。

  想當初黑仔與美麗結婚之時,不但黑仔親生母親帶了一票原住

民親友前來祝賀,加上好多國家嫁來台灣的外籍新娘也都同來慶

賀,那種如聯合國似的結婚禮場可說是讓人難以忘懷。但如今事情

平靜後,又見一郎每日必醉,醉了便睡睡醒再醉,就如一郎自己說

的,喝得茫茫時躺下來甚麼事情也都不重要了好睡得很呢。雖然媳

婦沒了,孫子也少了一個,但每個月仍可依靠政府補貼的殘障津貼

及老人年金過活。黑仔從此開始也只得父代母職的內外奔忙著,只

是每到夜晚就得必須忍受著孤寂,抱著寒被捲曲著身驅。就如他父

親的名子一樣,最後的結果還是”一郎”。不知那裡錯了,也不知

是誰錯了。

 

   
瀏覽最佳解析度 1024x768  Copyright (c) 2003 Mioagri co.,Ltd
 
本網站由邁奧雅麗趨勢 設計製作  聯絡電話:04-2260-0868
本站圖文版權為魁斗地理網站所有;如需轉載,請來信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