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 ○ ○ ○ ○ ○ ○


劉江東選址佈局江西風水名村澄江村

澄江村位於江西省于都縣葛坳鄉,地處江西省東南部屬於于都縣境北邊,北近寧都縣交界處西依興國縣境東靠瑞金。澄江村東面有青塘河由北往南流入梅江。距贛州市約需兩個小時車程,由三一九號國道葛坳鄉路段右轉小路往東約二十分鐘路程可達,處於東京115.7度與北緯26.4度間,海拔高度約近三百公尺。是一處偏僻寧靜的小村莊,整個村境週圍有如密閉形的盆地般,四週山巒壘壘幾與外界隔絕,初次探訪者如無熟人帶路恐難以尋得路徑進入。

譚氏本為姬姓始於周朝。當時周王三子之兒名虢仲為文王同母之弟,受封於陝西省寶雞市為西虢王。傳至第六世孫西虢侯之三弟名懿官拜車騎將軍,因平東方諸侯之亂而建有功勞,遂受周穆王賜封於今山東濟南歷城縣的譚國為王,子孫世襲生息多代至譚子在爵位時,因齊國入侵無力抵禦遂逃往今山東莒縣的莒國,乃以子爵為名譚國為姓而暫借莒國繁衍生息。

譚氏傳至第十七代孫譚文英時,乃遷徒湖南定居,再至南朝宋元嘉末年時,其裔孫譚衍昌科中元嘉末年進士官任都蔚,後因暗留妃子於家中而獲罪出貶於江西撫州,後便定居於撫州譚坊。至唐寵宗元和年間譚衍昌第十六代孫譚寅郎階其兒子譚全播再由撫州遷徙至寧都的斫柴崗。

譚全播於唐僖宗朝科中進士官至太蔚封金紫光祿大夫,後於後梁乾化二年(912年)受後梁帝賜封為防禦使兼五嶺開通使,居於贛州城内。延至次子譚文謨因襲其父親爵位又續住於贛州城内。

唐朝末年黃巢之亂入侵長安城時,當時在唐都長安城任職金紫光祿大夫的楊筠松亦隨軍出城南逃。半路於投宿旅店中結識時任武昌太守的廖鑾也因黃巢之亂而想回鄉避難,因同朝為官而相談,又兩人皆為性情中人故話語投機而後相偕同行。及至江西廖鑾家鄉時,因受廖鑾極力慰留又見廖鑾家鄉屬地風水極佳,遂暫借居於廖鑾宅内,楊筠松心想有待時日亂象稍安再回廣東信宜家鄉亦不遲。

黃巢之亂中有一洛口鎮人氏名盧光稠,因一心保衞鄉人遂偕其表兄譚全播組織防衞軍據贛稱王,廖鑾有一族親名廖爽便任職於盧光稠軍中任一武將後升任刺史,盧光稠因聽得廖爽提及族親廖鑾之名便前往廖鑾家拜會,而同時認識與廖鑾同座的楊筠松。

唐僖宗咸通十五年(874年),盧光稠父親盧卓死亡,盧光稠便前往廖鑾家禮聘楊筠松為其父親卜葬於八都球田崗之坳塘,又名長嶺里的旗形山的旗尾穴内墓坐酉向卯,葬後數月盧光稠因受旗形之火山感應快速之力量,即升節度使加平章統行事之爵位。事過六年後的唐廣明元年(880年)時,盧光稠母親曾氏死亡,盧光稠又禮聘楊筠松前往卜葬於寧都縣洛口鎮麻田村龍馬形的鉗穴内,墓坐辛向乙,此墓更使盧光稠子孫發官貴十數代而不墮。盧光稠本人從此更加聲勢日旺,不但擁兵數萬且威鎮贛州主政長達二十六年之久。

盧光稠母親曾氏外家有一名為曾文辿的人是盧光稠表弟,就在盧光稠軍隊内任職參軍,見楊筠松之堪輿術如此專精便偕其大哥曾文遄及其三弟曾文迪等,同拜在楊筠松門下學習堪輿秘旨,同時譚全播次子譚文謨之岳丈劉江東,聞訊後也經譚文謨介紹而拜進楊筠松門下學習堪輿精術。爾後譚全播便聘請楊筠松前往堪查其祖墳,經楊筠松堪查譚全播各門祖墳後發現譚全播祖父及父親的墳墓皆稍有缺失,遂央求楊筠松為其祖父譚胡的骨骸改葬於葛坳鄉的連狸吐舌形穴内,又將其父親譚寅郎骨骸改葬於光化里表富塘的中元夫子嵊穴内。此後譚全播便於乾化二年(912年)受後梁帝賜封為處州防御使兼五嶺開通使,從此執政處州長達七年,直至八十五歲死亡為止。

譚全播死後譚文謨接掌父親職位,執政處州而續父親居住於贛州城内。譚文謨因娶劉江東之女劉氏為妻因而得到劉江東傳授堪輿秘笈,而後自行卜居於潭布,後又遷徙三坳之石橋頭,時岳父劉江東前往堪查後因覺不甚理想,便出面為其女婿譚文謨尋得澄江之風水寶地而再次遷徒澄江定居。自此譚氏一門開使人丁大旺,後因人口衆多便有裔孫外遷散居各地,有的遷回原居地石橋頭,有的遷至異邑也有遷至洛口及瑞金產龍的,可說於數代間開枝散葉繁茂無數,同時官貴無數富商亦分佈於各地。

譚文景為譚文謨第九世孫,原出生於寧都斫柴崗,於宋代時官任都指揮使出鎮於漢陽,於宋仁宗時辭官還歸故里,譚文景因亦習得先祖譚文謨延傳下來的堪輿秘旨精華,故當回祖居地澄江堪查後發現澄江確是一塊非常難得的風水寶地,便回遷澄江祖地開基發展而成為今澄江之始祖。

澄江村興旺時期,譚氏子孫人丁衆多,家家外出營商或為官皆有所成,也都能拿錢回鄉建設。宋代時期還曾因為莊内富有恐怕引起盜賊入侵,而將村莊四週築城圈圍只留北東南三個城門以供村民出入,可見澄江村當時有多富有。當時譚氏族人對於文學方面亦相當重視,宋朝時期文天祥父親還曾受譚氏族人禮聘前往澄江教書,兒時的文天祥也曾跟隨父親在澄江村生活了數年,而成為譚氏族裔的玩伴,出名後的文天祥在宋淳祐年間,於澄江村築城圍村時還受邀為譚氏族人在三個城門題詞,並於宋淳祐三年為譚氏族譜撰寫序文。

譚氏一族代代有人繼習堪輿術,除隅有為人扦葬外雖常有外人求教但皆礙於祖傳之規而不予授教。直至淵傳至第十八代裔孫譚舉寬時已近元朝末年,譚舉寬雖學得一身天象堪輿及卜筮之精華,但礙於世局不穩致並未外出發展而隱於澄江潛修。平日除隅於受鄉人之邀而外出為人卜葬外,餘時皆留於澄江過著詩書寫作平靜的日子。

直至譚舉寬年老時適有其表姪婿劉基前來求教,此時的譚舉寬正因其子並未繼其志而學習堪輿術,而孫輩又年紀尚幼正恐於此術失傳之際,適有劉基前來求教,譚舉寬心想,劉基雖為外人但亦為其表姪的女婿,雖為姻親的晚輩,但也可論為親人。又見劉基之長相骨架貴氣甚重,且見劉基之個性頗為隱重談吐也頗有内涵,於是譚舉寬自渡如今而將祖傳之堪輿功夫傳予劉基相信祖靈必能諒查才對的,便收劉基為徒並將其先祖所留之堪輿正宗之觀龍查脈及點穴之法盡授予劉基。

澄江村至今繁衍人丁十數萬之衆散居國内外,歷代裔孫官貴無數,營商致富亦不在少數。當筆者李魁斗前往澄江村探訪時發現,澄江村之地點偏僻遠離塵囂,深藏於層層之萬巒山景深處,村境可說地理天成,不但來龍龍勢活躍地屬真龍正結(見圖),開帳後的龍穴亦結成陽宅之平陽局,地勢坐西朝東堂局寬擴明朗,砂護案朝齊備且明堂四週山勢自然形成有似城廊般四圍緊密,水勢由左流入過明堂後向右九曲而去,天門有開且地戶不見出口,江水澄澈而流勢緩慢。放眼四望山体完整不但少有崩破現象且草目青翠滋潤,後龍土質不但滋潤且細緻不粗燥不乾枯,風藏氣聚且氣候四季如春,可說是風水名村之必備最佳條件也。

本文發表於星象家雜誌第8期
<本文版權所有翻印必究,如需下載須經原作者同意>

 

   
瀏覽最佳解析度 1024x768  Copyright (c) 2003 Mioagri co.,Ltd
 
本網站由邁奧雅麗趨勢 設計製作  聯絡電話:04-2260-0868
本站圖文版權為魁斗地理網站所有;如需轉載,請來信聯絡